番外十九年后

小说:[HP]莉莉在1994 类别:穿越小说 作者:姚子 字数:5102

高锥克山谷的清晨是平静、宁的,即使今天是九月日开学的日子,大家也会过于兴奋打扰这份清静。只过邓布利多家大早就开始了鸡飞狗跳,夹杂着咒语乱飞声、老人怒吼声、小孩尖叫声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的敲击声。

“盖勒特·格林德沃!”

个清脆的、尚显稚嫩的女声大声呼喊着,语调高亢仿佛要炸掉所有的玻璃制品。这个声音从三楼的卧室直传楼下,坐在客厅沙发的黑巫师抖了抖报纸,懒洋洋抬起眼睛,就看见个穿着白色蓬蓬裙的小女孩像个圆滚滚的雪球样冲了下来,阵风似的刮的面前。

“弗雷德叔叔乔治叔叔给我的笑话商店商品呢!”女孩双手叉腰,双碧蓝碧蓝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金色的卷发几乎都要竖起来,“你又藏起来了!”

“我亲爱的娜。”沙发的格林德沃慢吞吞说,“你难道以为我会等你去把它们找吗?”

即将成为霍格沃茨年级新生的娜·邓布利多·格林德沃顿时小嘴撅,眼睛里溢满泪水,委屈难过扑向走过来的老人:“思爷爷!盖勒特爷爷又欺负我!”

“格林德沃!”邓布利多还没有说话,花园外面就响起另个吼声,“你竟敢扔掉娜的东西!我你拼命!”

黑巫师悠闲翻过页报纸,右手手指微微动,只听通往花园的房门“砰”声关,外面的福思头撞在玻璃,瞬间消失在了草丛里。邓布利多看了眼弟弟,伸手挥,门自动打开了:“东西我已经收拾进娜的行李箱了,福思,你可以去检查下午饭。”

“哈利叔叔说会给我准备好吃的。”娜听见东西已经回了自己的口袋,脸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微笑,她拉住邓布利多的袖子,几乎整个人攀去,“思爷爷,我舍得你……”

“收拾好了东西就快滚。”旁边个阴测测的声音说道。

“哼,我偏!”她转过脸,朝格林德沃吐了吐舌头,又做了个鬼脸,“思爷爷说要送我的,还会霍格沃茨去看我的分院典礼,以后也会在学校里陪我,你真讨厌!”说完蹦蹦跳跳跑去前厅,“我去看看詹姆来了没有。”

福思大步走进客厅,恶狠狠瞪着格林德沃,后者漫经心眼,重新将目光投在报纸。邓布利多笑眯眯看了看两人,坐格林德沃对面的沙发拿起了果盘。福思恨铁成钢叹了口气,颓废走回了厨房。

大门外的娜踮着脚尖往外看,过了几分钟,三个小点出现在了街头,渐渐朝这里靠近。她兴奋挥着手,看三个人慢慢显现出来,波特夫妇们的独生子詹姆正推着行李走过来。

娜!”詹姆·波特甩开牵着母亲的手跑过来,绕着她转了两圈,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个圆圆的东西,“你看,这是弗雷德叔叔给我的新型狼牙飞盘!”

“我也有个,过在箱子里,思爷爷说要等了学校再玩。”娜仰起头高傲说,然后又冲詹姆笑起来。

“你好,娜。”哈利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,这位年轻的傲罗司司长是娜的教父,书本十九年前的肖像比起来除了成熟些以外,并没有什么变化,“都准备好了吗?我们现在可以出发去国王十字车站了。”

娜搂住的脖子亲了的脸颊,又说:“等下,我娜奶奶道个别。”说完迈着小腿噔噔噔跑进屋子,径直来二楼的书房,对着墙个同样金发的美丽女孩说道:“娜奶奶,我就要去霍格沃茨学了。放心,我定会好好学习,帮你完成在霍格沃茨的愿望的。”

画像微笑着点点头。

邓布利多、格林德沃带着波特家用壁炉前往魔法部,然后来伦敦市区,乘坐了国王十字车站。管过了多少年,这里依旧是热热闹闹、人声鼎沸,学的小巫师们推着车子,在家长的陪同下穿过九又四分之三站台,乘坐霍格沃茨特快前往学校。

娜!”个顶着淡金色头发的男孩在走进站台就看了她,抱着只纯白的短尾猫,浅灰色的眼里充满了激动的色彩,“等会儿我坐个车厢吧,妈妈说她给你准备了好吃的。”

跟随而来的詹姆立刻拦在了的面前:“我爸爸也准备了好吃的,娜要个车厢!”

男孩冷淡眼:“哦,原来是你呀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口气,马尔福!”詹姆气急败坏吼道,遗传自父亲的头发看起来更加乱糟糟的。斯科皮·马尔福轻蔑扫了的头发,抬起下巴:“有意见?”

“嗷——我要你决斗!”

詹姆作势就要扑去,身后的哈利眼疾手快把揪住了的后领,把边。弯下腰,温斯科皮问了声好,就看火车蒸汽的后面走过来两个人。斯托利亚德拉科·马尔福客套们点点头,又向邓布利多问了声好。斯托利亚微笑着摸了摸娜的头发,让斯科皮们约好了车见,就带着儿子去了火车的另边。

家还是这么喜欢装模作样。”罗恩懒洋洋的声音从哈利身侧传来,旁边的赫敏掐了的手臂,“哎哟!我说的是实话,赫敏。”

魔法部法律事务司司长狠狠瞪了眼自己的丈夫:“别给孩子做坏榜样,罗纳德!雨果、罗丝,你们要听爸爸的。”

“知道了,妈妈。”

“我的女儿可马尔福家的小子走得太近——啊!”

罗恩再次被赫敏用力掐了把,欲哭无泪揉着手臂,就看家朝们走来。前拥抱了下哈利赫敏,又亲了亲孩子们的脸蛋,才笑着说道:“看来我来晚了,伦敦今天堵车堵得厉害。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娜飞快摇着头,伸手牵住的女儿尤娜的手,两个要好的小姑娘罗丝跑边去嘀嘀咕咕。尤娜的双胞胎弟弟尤里看了看自己的姐姐,然后对詹姆说道:“听说你暑假去了罗马尼亚?”

“罗马尼亚”,詹姆立刻来了精神:“是啊,查理叔叔听说我马就要学了,特带我去玩的,说是开学礼物。你去真是太可惜了,我看了好多好多龙!真正的龙!”

尤里叹了口气:“哎呀,别提了,我在家读完了整本的《魔法药剂与药水》、写了无数的论文熬制了无数的魔药。我真明白,难道西弗勒斯定要在我入学以前把我培养成魔药大师吗?”

旁边的听见了,笑着捏了捏的脸颊:“西弗也是为你好。”

哈利却高兴说:“难道斯内普教授定要如此摧残我的弟……侄子吗?”

的话音刚落,就感觉道冷风凌厉耳边呼啸而过,周身的温度顿时下降了,哆哆嗦嗦移动了目光,就看斯内普阴森森的脸充满恶意的眼神。“司长先生。”低沉而缓慢的声音钻进哈利的耳朵,“如果你想让你的儿子在霍格沃茨过得愉快,最好管好你高贵的嘴巴。”

顿时方圆二十英尺内都似乎结了层坚冰,哈利立刻闭嘴巴再说话,孩子们哆哆嗦嗦了角落里,只有双胞胎姐弟还勉强保持双腿没有发抖。罗恩哆哆嗦嗦问了声好,推着孩子们的行李箱逃了火车。

思。”斯内普冲着邓布利多点头示意,后者微笑着说:“最近气色错啊,西弗勒斯。”

斯内普勾起嘴角:“您也赖,想必格林德沃阁下最近非常听话。”

格林德沃个眼刀飞过去,充满邪气的双眼眯了起来。

娜马撅起了嘴,她突然想,自己去了学校以后思爷爷就要被那个黑巫师独占了,呜呜呜……

邓布利多转移了话题:“看看那是谁?”

这真是个无比高明的手段,因为迎面走来的是小天狼星·布莱克的养子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小天狼星几乎是瞬间从风度翩翩的贵公子(大叔)变成了怒火冲天的野兽,斯内普互相瞪着对方,仿佛要用眼神将对方击倒。的养子,现年十五岁的格兰芬多级长雷古勒斯老气横秋叹了口气,挽着的女友、赫奇帕奇级长伊雯·迪戈里带着小朋友们了火车。

“莱姆斯怎么没有来啊?”伊雯在男友耳边轻声问,“太可怕啦,我还以为小天狼星会直接变成大黑狗。”

“莱姆斯今天部里面开会。”雷古勒斯无奈叹息,“还好邓布利多先生在那里,们要是打起来,莱姆斯又要去骂爸爸。秋姨怎么没有来送你?”

“妈妈去挪威打比赛了,说定要捧回这次欧洲魁奇联赛的奖杯。”

孩子们全部都坐在个车厢,年纪最大的雷古勒斯给包厢施了个伸展咒,好装下们全部人,然后伊雯戴好级长徽章巡视去了。三年级的詹姆、尤娜尤里讨论起今年的选修课程,而新生罗丝则小声议论着分院仪式,她们与其新生样,被隐瞒了分院的内容。

“我把年级所有的课本都背下来了,可是万我被退回去了怎么办?”

“别担心,罗丝。”娜淡定咬了口哈利烤的奶油曲奇,“就是要打败只挪威脊背龙,我都会面改色让它回老家。”

罗丝泪眼汪汪说:“你会格林德沃先生亲自传授的黑魔法,你当然怕啦!”

娜哼了声:“才教的呢!”

过了会儿,斯科皮卢娜的两个儿子罗克·斯卡曼德、莱森德·斯卡曼德也来了包厢。斯科皮直接客气坐过去挤掉了娜身边的詹姆,将斯托利亚精心准备的午餐摆桌子,加入了新生们的谈话。

“纳西莎奶奶说今天晚霍格沃茨观看我的分院仪式。”小马尔福先生扬起高傲的下巴,然后忽然变了脸,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,“她说如果我被退学了,刚好可以起回家。”

詹姆高声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!这你也信!”

娜瞥了眼:“斯科皮又没有说错,分院仪式那么难——”

“谁说分院难了,就是顶——”

詹姆的后半句话还没出口,尤娜突然咳了声,截住了的话尾。詹姆立刻刹住了嘴,才反应过来自己差点被娜套出了话:“娜,你耍我……”

“谁叫你告诉我怎么分院的?”她气得直哼哼。

很快,等娜坐船从黑湖来了城堡前,听了副校长斯内普教授的训话后,她群湿漉漉的年级新生走进了金光闪闪的礼堂。

教师席正中央坐的是校长麦格教授,她的右边是副校长斯内普的座椅,她的左边名誉校长邓布利多正笑嘻嘻注视着下面的新生。邓布利多的旁边是脸无聊至极的格林德沃,靠在椅背,似乎快要睡着了。格林德沃的左边,纳西莎·马尔福在人群里寻找着孙子。斯内普的座椅右边,格兰芬多院长小天狼星正玩着把餐勺。小天狼星的右边,草药学教授纳威在身边刚刚任的魔咒学教授塞德里克·迪戈里说话。

斯内普走在队伍的最前头,台阶,面朝学生站在张放着巫师帽的高脚凳旁,展开手里长长的羊皮纸,冷冰冰的视线往下扫,顿时所有人都噤了声。等分院帽唱完了校歌,斯内普简单说了下分院规则,道:“念名字的来。”

念了四个名字,然后是:“娜·格林德沃!”

娜对着罗丝斯科皮挥了挥手,抬着骄傲的小脑袋走了去,目光在教师席扫,对着邓布利多露出甜甜的笑容,又轻飘飘看了眼格林德沃,坐在凳子戴好帽子。

“嗯……很难抉择……个格林德沃,却同时有着邓布利多的特质……亲爱的,斯莱特林格兰芬多都很适合你。”

“去格兰芬多。”她在心里说。

分院帽发出个长长的鼻音(知道它是怎么做的):“格兰芬多?你确定?斯莱特林会给你更多,带你走向辉煌。”

“我要去格兰芬多,思爷爷是格兰芬多的。”

“好吧,那么……格兰芬多!”最后句话是喊出来的,格兰芬多的学院长桌立刻传来震耳欲聋的掌声欢呼:“邓布利多的孙女属于格兰芬多!”

娜摘掉帽子,理会旁边斯内普的冷哼,开心了格兰芬多长桌坐下。詹姆立刻挤掉她旁边的学生坐过来,似乎恨得给她个紧紧的拥抱:“恭喜来格兰芬多,娜!”

“谢谢!”她乐呵呵说,转头继续看分院。

“斯科皮·马尔福!”

斯科皮遗憾看了看娜,整理了下衣领,迈着端庄矜持的步伐走去,分院帽淡金色的发丝,就大喊:“斯莱特林!”

摘下帽子,朝教授们点了点头,走向斯莱特林长桌。

错。”尤里拍了拍的肩膀,示意自己尤娜的中间,“欢迎加入我们!”

斯科皮哼哼几声:“我想个学院。”

“放心吧,娜就是在格兰芬多也会抛弃你的。”尤娜慰着,弟弟交换了个狡猾的眼神,默契哄起任性的小马尔福先生。

“罗丝·韦斯莱!”

排在后面的罗丝紧张去,戴帽子以后过了好会儿,分院帽才高声说:“拉文克劳!”她摘掉帽子,遗憾娜耸耸肩,往拉文克劳长桌走去。

“没关系,娜。”詹姆略带激动说,“有我在这里陪着你的。”

娜看了看,笑了起来:“好吧,这样我每个学院都有好朋友了。” 分院结束后,麦格教授简单说了几句欢迎的话,便宣布晚宴开始。餐桌立刻被琳琅满目的美食所填满,娜当即把所有思绪都抛脑后,伸手抓过个鸡腿,又用另只手拿了叠土豆泥炸羊排,吃得手忙脚乱,旁边的詹姆只好劝她慢点。

“别人还以为我虐待她了,简直像个难民。”格林德沃拿叉子戳着盘子里的玉米,冷冷说道。

邓布利多笑着看眼:“是谁每天把厨房用各种食材填满生怕她饿肚子的?”

黑巫师哼了两声,把勺鳗鱼肉塞进嘴里。

娜享用了顿丰盛的晚餐,晚宴结束后跟着雷古勒斯带领的队伍回了格兰芬多休息室,詹姆告别后她走进自己的宿舍,认识了另外四个同学。小姑娘们聊了会儿天便休息了,她抱着抱枕躺在床,想以后可以天天见身为名誉校长的思爷爷,露出大大的笑容,很快便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,新认识的舍友们走进礼堂大厅,在门口的时候碰了罗丝,两个好朋友说了会儿话,就看双胞胎姐弟带着斯科皮走过来。

“晚睡得怎么样,娜?”尤娜对她说。

“棒极了!格兰芬多的床软软的、松松的,超级舒服!”

斯科皮嘀咕着:“斯莱特林也样……”

尤里坏心揉乱了精心梳理的头发,说道:“我尤娜先走了,今天早是西弗勒斯……哦,是斯内普教授的黑魔法防御术,我们可能迟。”

斯科皮罗丝与娜依依说了会儿话,诉说了下自己的学院,就回各自的学院长桌吃早饭。娜的目光在教师席来回搜寻了几遍,都没有看邓布利多的身影,由生气撅起嘴。

信使们飞进了礼堂,只黑色的雄鹰异常显眼,它挥动着有力的翅膀在礼堂方盘旋了两圈,成功吸引所有学生的目光后,才慢慢落在了她的桌子前面。黑鹰傲慢仰着头颅,看也看餐桌的食物,似乎没有兴趣分享别人的早餐。

“施密特。”娜对着某个自大的人的宠物龇了龇牙,伸手从它健壮的右腿解下信件,“去飞吧,等中午我寝室的窗户边,我给你回信。”

名唤施密特的黑鹰发出中气十足的鸣叫,扇动翅膀离开了礼堂。娜拆开信件,沉默了十几秒,忽然爆发出声怒号,将身边的詹姆直接震了桌子底下。

致亲爱的娜,

既然你已经成功抵达了学校,并且如你思爷爷所愿成为了格兰芬多的份子,那么思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在你阅读信件的时候,我思爷爷大概已经躺在澳大利亚旅馆的床,很可能这个学期都会回来了,希望你学习愉快。

爱你但是更爱思的,

盖勒特

“混蛋!我要思爷爷你离婚!”